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中国老妇人最棒的视频 ,鸭子tv国产目拍

    来源:乌兰察布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4 19:35

    1、黄金时代 时间倒回至2000年左右,鄂尔多斯的刘成还在为生计而奔波,每天凌晨骑着自行车,拖着扫帚和铁锹,在鄂尔多斯冬天零下30度的寒夜,忍受着尘土飞扬的拉煤车从身边呼啸而过。对此,他没有多少抱怨,抱怨又能如何呢?老天爷又不会天上掉馅饼,如果不扫大街,他每个月赚几百块的工资都是问题。 刘成的老家在鄂尔多斯农村,作为本地人,他不想为了多赚几百块下煤矿去做危险的挖煤工人,再说年纪大了身体也吃不消。 他不知道的是,鄂尔多斯正在发生着一场巨大的财富裂变。 彼时,全球大宗能源价格直线上涨,而供给能源的国家局势非常的动荡,整个中国正在经济发展的增速期,在这样的情势下,国家制定了「以煤炭为主题」的能源策略。这个时期全国的工业,电力等行业对能源的需求已经到了「饥不择食」的地步。 刘成老家有几间被黄沙快要淹没了的院子,如果从地面上五六间房子和一个大院来估值的话,恐怕连1000块都不值,但地下面却蕴含着发着乌金色泽,质地良好的煤。 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落在了鄂尔多斯,同时,一个小的金元宝也落在了刘成家里。 拆迁工作很快推行到了他们村,那时候,煤炭商人钱多的都数不过来了,同是想乡里乡亲的人,拆迁的补偿款要比政府规定的还要多一些,刘成拿到了差不多3百多万,他儿子一家拿到了五百多万。 拿到钱后的刘成继续在市区从事环卫工作,只不过这份工作从维持生计变成了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他觉得「没有工作感觉人很颓废」,每天早晨起来,他开着五十多万的越野车去工作地点,从后备箱拿出扫帚扫大街,等这个城市的大多数人刚刚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开着豪车回家了。 刘成的大儿子开着一辆百万级的奔驰无所事事,他想到了放贷,以钱养钱,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个赚钱的生意,放出去一百万,每天睡到自然醒,一年就能赚个十几万都是不好意思多要了。 暴富起来的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人们喜欢一起扎堆儿喝酒,每到一处都成为豪车的展览场,星级酒店里人们谈笑风生,电话遥控着几个亿的生意,有人忙着融资扩大生意规模,有人在放贷给他们,有人在本地买房子,想着儿子一套,孙子一套,有人跑到北京,呼和浩特一掷千金,一买就是好几套,惊呆了售楼小姐。一切看起来顺其自然,和气生财,其乐融融。 那些富裕起来的人们一度以为他们的富有会传宗接代,他们不想和香港比什么GDP,他们的目标是科威特或者阿联酋,可以靠能源长盛不衰,起码也得富个三五十年吧,这是当时很多人觉得最自然不过的事情。 2、云姓的光环 时间很快就到了2008年,鄂尔多斯依靠能源已经「躺赢」了8年。 此时,全球陷入了金融危机,我国经济增速开始换挡。 2008年2月,云光中踌躇满志的来到了鄂尔多斯工作。 他从基层岗位开始干起,一步一个脚印,走上了领导岗位。那时候他应该是对自己的前程有一番抱负的。 来到鄂尔多斯,这个被称为「中国最富裕的城市之一」,也是他政治生命的重要一站。 云光中不但姓云,出生在土默特。 这让很多人误以为,只要是姓云,来自土默特,就有了神秘的光环加持。 其实,在土默特,云姓是大姓,有着分布广,数量多的特点。 据说,这是由于国民党统治期间推行大汉族主义的民族政策,这个政策在土默特推广的尤为「惨烈」,使得很多蒙古人改成了汉姓,云姓就是当地蒙古族改的最多的一个姓氏。 也有说姓云是蒙古部落云霞宝部落有关,大家都沿袭旧部改姓了云。 2008年11月,全球金融危机最惨烈的时候,48岁的云光中升任鄂尔多斯市长,正式进入了正厅级的行列,且处在耀眼光环的鄂尔多斯市。 此时的鄂尔多斯由辉煌开始凋落。 只是,城市依然在疯狂的扩建。 人们放着高利贷,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。 刘成依然开着霸道去扫街,他的儿子靠放高利贷收入颇丰。 3、泡沫 2011年,云光中升任鄂尔多斯市委书记,当上了这个城市的一把手。 他很快提拔了四个手下: 鄂尔多斯的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王会师升任副市长,兼任市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。 王东伟由东胜区区长升任市委常委,伊金霍洛旗委书记。 赵文亮由鄂尔多斯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升任副市长。 还有一个张平也升任了鄂尔多斯常委,东胜区委书记。 而这四个人则在以后的几年里相继落马。 直到2019年落马的云光中,不知道这些年他看着曾经的部下一个个落马,会是什么样的心情? 云光中当上鄂尔多斯一把手的2011年, 金融危机依然阴云密布,危险的信号在上空盘旋了3年之久,警告人们尽快的应对,国家对楼市的调控也进行了多次有力的政策回旋,但此时鄂尔多斯新开工的商品房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浑然不觉。 直到康巴什「鬼城」被外媒报道引起全国的关注。 而这还不是最要紧的。 空荡荡的康巴什新城连个人影都没有,但钱砸进去激荡起的房价泡沫破裂,引发了一大批民间融资的断裂才是致命的。 炒到了几万的房价一下就跌倒了几千块。 高价买来的地皮,转眼间就不值钱了。 民间借贷纷纷断裂。 金融危机露出了它狰狞的面孔。 利滚利,利息加利息的游戏开始到了最后清算的时刻, 如果是之前是财富的盛宴,那么这次就是财富的清洗。 一场惨烈的清洗下来,很多人由富返贫,甚至背上了巨额的债务。 留下的是一地鸡毛。 刘成的儿子破产了。 他破产的原因很简单,他把钱借给了高利贷的人,而一向靠谱的合作伙伴这次却不靠谱了,不但没有按时还钱,人也跑了。 刘成儿子不但所有的钱都放了出去,还借了别人的钱放贷,从中赚取利息。 要债的人堵了一屋子。 为了给儿子还债,刘成五十多万的车低价卖了。 儿子的奔驰也卖了。 一家人仿佛集体做了一次致富梦。 一夜之间,他们又回到了从前。 鄂尔多斯零下30度寒风没当回事儿的刘成被金融危机放倒了, 他生病住院了。 那个时期的鄂尔多斯风声鹤唳。 但很多人都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金融危机也好,资金断裂也好,毕竟他们脚下有苍天赐给的聚宝盆。 只是他们不知道,脚下的聚宝盆也靠不住了。 4、历史大潮 如果说2011年的民间借贷和鬼城的危机还难以撼动鄂尔多斯的经济地位,那么2012年的煤炭价格暴跌几乎直接将鄂尔多斯打回了原形。 对云光中这个一把手来说,经济发展是领导人的主要政绩。 2011年,鄂尔多斯财政收入增幅48%, 2012年,鄂尔多斯财政收入增幅3%。 这就是他要面对的现实问题。 曾经的街道上霓虹闪烁,车水马龙,豪车云集,星级酒店一套房难求。 时光仿佛一下倒退回去了很多年。 星级酒店门可罗雀,大街上的豪车也不那么成群结队招摇过市了。 小香港又回到了小城镇的模样。 作为一把手的云光中显然没有应对房价崩盘、资金链断裂,煤炭崩盘有预见性。有人说他的任期出现过几次重要的失误判断,而康巴什新城应该算一个。 遭遇过重创的鄂尔多斯,钱没有了,留下的物品成了抵账的热门货。 烂尾楼可以顶账,豪车可以顶账,房子可以顶账,地盘可以顶账,唯独没有钱了。 资本的寒冬有很长的周期,赶上了就很难下来,一如赶上了大涨也要涨涨跌跌持续几十年才能看到结果。 鄂尔多斯尝试过转型,煤炭深加工产业链一度成为了当地的热词。 “围绕煤超越煤”,成了当地众人皆知的口号。 但遭到重创的经济发展路子,想改变原来的路子再续辉煌是需要时间和周期的。 一个风口至少有十年的时间,赶上了就是黄金的十年,赶不上要等下一个风口出现,至少也要等几十年才会出现,寄希望三四年就重新再起辉煌只怕还是个梦想。 历史大潮似乎就那么一两次机会,错过了就错过了一辈子,等下次来的风口,也许已经几十年过去了,几十年对一个风口的轮回来说也许只是趋势的发展,而对于一个人来说,已经从青年到了暮年。 2014年,在鄂尔多斯执政了6年的云光中升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,2016年11月入列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并兼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,至今次被查。 而当下的鄂尔多斯市也成了内蒙古重点反腐的区域之一,和云光中一起共过事的同事已经有13名厅级官员被查。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36870984924107252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老妇人最棒的视频 ,鸭子tv国产目拍 sitemap